im电竞平台ios

2020年4月25日 星期六
当前位置:首页>>金秋风采

茂兄

发布时间:2020-01-10 16:32 编辑:州老干局

1966年6月至1981年12月,我前后两次在长梁区工作了14年。其间,1976年6月,在硝洞公社工作了两年后的1978年7月,又调回了长梁区工作。人说,好马不吃回头草,意思是形容有志气的人绝不走回头路。我这个“有志气”的人却走了回头路,吃了回头草,叫人不可思意。其实我觉得“志气”要与党组织的须要相结合才是完整的。一切行动听指挥,服从命令这是共产党员的天职。 1977年5月,我从湖北省委党校学习回来,已经在县里工作了一个多月,在带领县直机关科局领导去奉节县参观喷灌的路上,县财政局长李言志叫我汪县长,要我请客,我说不能开这种玩笑,我现在是硝洞公社党委书记,公社管委会主任,只是参观领队。

 奉节参观回来,县委安排我回长梁区工作,我觉得这是县委对我的高度信任。所以,在硝洞同志对我的欢送会上,我说,我回长梁区工作比在县里工作更有意义,因为长梁区的人民已和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他们信任我,比什么都重要。轻车熟路,工作更好开展。那里还有很多同志和我结下多年的深情和友谊,至今难忘。前些日子写了高峰同志,龙克炎的育人情怀,“金子在那里都闪光”——记共产党员刘国润。现在写写茂兄。

相识满天下,知心能几人,人在难中见深情。那是1976年3月15日,长梁区下坝头坝堰人造平原一声炮响,当天下午,在回长梁区的路上,县委书记于修生对我说,要把我工作调动一下。晚上县委组织部长邓元培同志给我谈话,要调我去硝洞工作。硝洞在那里,一无所知,我一下子就懵了。因为我在人造平原工地已经搞得精疲力倦,要好好休息调整一下。加之我的家干干从三里区迁到长梁,屁股还没坐热呼,又要远离他乡,半边户(家属是农村户口)的困难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正在我苦闷之时,一天的傍晚,茂兄,提着(猪屁股)肉从县城步行10多里来到乡下我家里看我,感动得我热泪盈眶。其间与我促膝谈心,鼓励我去硝洞工作,介绍那里的情况和党委副书记谭根芳同志,使我的工作没走弯路,一路顺风,第二年硝洞公社成了湖北省的先进单位。从省里领奖回来,县委安排我去了省委党校学习,很快又回到了长梁。起到了一语拔千斤的作用。同君一夜话,胜读十年书,这一夜的长谈,使我至今难忘。

友情是这样建立的。茂兄,吹拉弹唱,样样在行,加上文笔过硬,文武双全,办事可以左右开弓,在工作中处处地方都支持我,结下了深情和友谊。在那农田基本建设农业学大塞的火红年代,建始县委举全县之力,在长梁区同乐公社搞坡改梯样榜会战,在全县抽调三千劳动力,由县革委副主任王三孩带队,大战同乐坝。我带长梁三千民兵,会战同乐金塘湾,渡浪沟。叫六千民工大战同乐山。人称:“同乐像支船,田在船两旁,一场大雨过,土石往下梭。”是典型的跑水、跑土、跑肥的“三跑田”。六千民工大战同乐保水、保土、保田农田建设的坡改梯战斗打响了。

为了加强工地的宣传,长梁工地办起了广播站,《长梁民兵》小报,我在县人民武装部,录了一盘军号录音磁带,指挥工地放炮和起居作息。一时间,同乐山上军号声声,炮声隆隆,吓得鸡飞狗上屋,不是打战,胜似打战。茂兄,是工地宣传组长,他又是主要撰稿人,把工地宣传搞得有声有色。极大地调动了民工的劳动积极性。同时注意宣传导向,一位领导提出要写一篇“要把坡改梯会战进行到底”的文章,当时一些生产队已经没有粮食可带了,怎么能进行到底呢?对不科学的提法和一些错误倾向,茂兄同我一道,进行了抵制,使宣传工作在正确的道路上运行。

茂兄,热爱征兵工作,每年的征兵工作他都参与其中,把征兵体检站办成了毛泽东思想宣传站。1969年冬季长梁的征兵工作,得到了省军区征兵办公室的肯定,来人检查感叹:建始县长梁区的征兵体检站的场面,还是在抗美援朝时期看到过的,要我们整理材料上报,我供素材,茂兄执笔,一个通宵完成,上报到省军区征兵工作先进材料选登。

茂兄,五河一线建设有他撒下的汗水。五河一线是1959年修的白广长渠(胜竹白鹤塘至广龙黄土坎)的延伸,上世纪70年代,为了提高长梁的灌溉能力,在县水利局同志的指导下,将木桥河、茶园河、陇里河、胜竹河、南阳河连成一线,通称“五河一线工程”。茂兄在完成教育系统的本质工作外,负债“五河一线工程”陇里段的施工。从1972年至75年,头坝渡槽建成全线通水,其间,茂兄负出了大量心血。

茂兄,是个有趣的人。1949年冬,建始县城解放不久,还在建始中学(那时建始就一所中学)读书十六岁的他,却跟着路过建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湖北军区文工团跑了,家里人不知所错,到处寻找,几天后发现他在恩施城的大十字街扭秧歌,才前去把他弄回,继续在建始县中学读书。

1952年冬,茂兄,还没读完中学,就调到花坪区石马乡参加扫文盲办冬校(夜校),在石马小学过年后,1953年春,直接分配到长梁区任教员。由于成绩突出,1956年任长梁第一任全区学校辅导员,后来任长梁区的文教站站长,1983年任建始县农业中学校长,从教书育人学校的行政管理,直到1984年调到县试验小学任党支部书校长(一肩挑),1994年在建始县试验小学退休,一干就是三十四年,有丰富的教学和学校管理经验。

茂兄,把提高学生的德、智、体、美综合发展为已任,从而使学生得到了文化知识,又得到了全面发展。学校根据党的中心工作,他组织教师成立写作专班,编一些文艺节目,结合中心演出,即提高了学生的学习情趣,又陶冶了情操。

《山花浪漫映金星》一剧,歌颂了上世纪七十年代金星大队(现在的龙洞湾村)党支部书记,全国四界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万述荣的先进事迹,和金星大队社员的劳动热情,社会反响很好。一九七0年夏天,广龙小学编写的小歌剧,茅茅道,过小桥,《抗美桥头春来早》,在建始县城演出,轰动了业州全城。同一时期长梁区的征兵晚会,都有学生的演出,长梁小学演出的节目歌词,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:“春风吹开遍地花哟,哟、哟、哟,吹开遍地花,小弟参军就要离开家呀!就要离开家,大家来送他呀,大家来送他!……,大姐送你一套书,毛主席著作你可要收下,二姐给你送句话,到了部队你可千万别想家,玫瑰牡丹我们都不要,只要你立功喜报早日寄回家呀,早日寄回家!得儿那格呀啊嗨,得儿那格呀啊嗨,只要你立功喜报早日寄回家呀,早日寄回家!……”把征兵晚会推向了高潮。

教育与社会活动相结合,相得益彰,得到了全面发展。

谭宏茂。1932年12月出生在建始县,猫坪区建阳乡谭家湾一个贫农家庭,他比我年长七岁,他的为人品格,使我崇敬。他是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,是我学习的榜样。

他经历了父母、前妻、子女去世的悲伤,也曾受到不怀好心歹人的绯傍。但他“不管风吹浪打,我自巍然不动”的毅力,像一棵挺拔的劲松。正如陈毅元帅《青松》诗云:“大雪压青松,青松挺且直。要知松高洁,待到雪化时。”

且看:一位八十八岁耄耋老人的往年生活:退休后参加县老年体协活动,练出了打乒乓球的能手,他开辟了“耄耋之年炼手脑”专栏,到2019年底,共写出了《微信集语》十二册,共30多万字(见图1、2) 记录了新中国从站起来、富起来、强起来的巨大变化,有史料价值,很有教育意义。他年老不服老,还在继续写下去,这就是我的挚友,谭宏茂,茂兄。

(建始县人大原副主任汪启发)

责任编辑:州老干局